爱吃蜜糖的兔子

温柔体贴善良的四哥/老爷/P'Tae,祝你生日快乐🎉🎉🎉
你不是我第一眼喜欢的人,却是第一个让我变成死忠的人。
真的很感谢P'Jane没有放弃你,让我认识了你,也很感谢P'Tee把你带出丛林,让我遇见了一个不同的你,也真的真的感谢你,成了我低谷时期的信仰!
其实作为粉丝,我真的一点都不到位,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办法去参加你任何地方的见面会,也因为自己能力技术的原因,没有办法给你很好的打Call,但我会一直秉着一颗爱你的心在另一个半球支持你!
之前的你走的路黑暗又艰辛,但从今往后,你有我们,而你也成了我们的光,我们互相照亮着彼此的道路前进吧!


cr:见logo

入泰圈以来的感想☺️☺️

从来没想过会在泰圈里陷得这么深,第一部看的泰国电影是“暹罗之恋”第一部看的异性泰剧是“爱与罚”第一部看的同性泰剧是“为爱所困”,第一首听的泰语歌是小p的“同行”。其实在“为爱”之前我是没有进入泰圈的,也许是因为本身就比较喜欢同性,所以自从看了“为爱”以后便再也没有出来过。而从“逐月之后”便越陷越深。刚开始看逐月是奔着少爷的颜去的,到后来被蜜糖和四哥的戏外糖给圈走了,从此再也没有回到少爷的颜饭里,反而成了四哥的女友粉和四嫂的亲妈粉。
这大概是人生里饭的最厉害最疯狂的一次吧,现在每天除了上课,学习,其余的生活便都被哥嫂和泰圈包围着 (努力的憋文)每天刷着ins,twitter,lofter和微博,仅仅只是为了能看到和他们有关的消息。
饭泰的圈子真的很小,小到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账号和博在刷,但正因为小才更需要温暖和关照啊!
自己自从饭上了哥嫂,每天刷着大大的各种文,图和视频,直到有一天决定文渣也要为哥嫂写篇同人时,才知道产文是如此的艰难。从梗到剧情再到最后的成文,真的是一件非常耗脑和时间的事情啊!但是大大们都努力的在勤更和变花样的写出好文,这不仅仅是出于对逐月或泰圈的热爱,也是为了我们这些关注他们的粉丝啊!所以请我们努力的支持大大们,不要做出出格的事情!!!
泰圈本不大,所以请不要让这个已经够小的圈子再有裂缝,因为小所以更要团结。
虽说我不能保证会一直在泰圈里饭下去,也不愿意去想逐月结束后会如何,但是演员们都很不易,他们都是从低谷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所以无论是唯饭还是cp饭也好,都请多多支持他们。毕竟不欢而散都不是大家希望见到的局面。
遇到既是缘,愿逐月,泰圈的演员和各位辛苦产粮的大大都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

最后,虽然我只写了两篇文(时间间隔还非常久😂😂)抱歉,但还是很感谢点赞,推荐和关注我的小可爱们!!!很感谢你们支持文渣一枚的我!!!谢谢🙏🙏🙏🙏🙏


命缘

#ooc

#依旧文渣,所以这么久才写第二篇,对不起呐

#不知写了些什么,请各位小可爱们多多包容呐

一直以为你不会离开我,可是哪知你真的走了,且一去不复返。 你走的那天我没去看你,只是在他们送你走的队伍后面远远的望着。我怕我真的看到你时会紧紧抱住你不让你从我身边溜走。我抱着blof对他说:“blof,这个队伍便是你beam爹地所走的路和方向。”blof窝在我胸口说,我们一起等beam爹地回来。


beam,在遇到你之前,我是一个会天天约朋友抽烟,喝酒,去酒吧的人。必要的时候,替学弟学妹们打架出头。直到那天我在酒吧遇见了你,遇见了一个因为喜欢上自己朋友而在喝闷酒的人。那天酒吧的场景仿佛在我面前重现一般,久久不消失。 你说一个喝酒喝醉却依旧嘴硬的说上最烈的酒的人,一个明明内心倍受煎熬却依旧装作没有发生任何事的人, 一个只是一抬眼便走入了我内心的人,我怎舍得忘记。那天,你说你心里没有人,借着酒劲让我要了你,其实你知道吗,我本可以拒绝,但我的私心在作孽,他一直跟我说让你真正成我的人。事后,我很后悔,想着说去抽烟,却怕你醒来后受不了烟味而对我的印象更差,我是多么想让你记住另一面的我呀。醒来后你对我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我们还是朋友,这句话一直狠狠的揪着我的心。不过我也庆幸那时因为火气上头的我而对你死缠烂打的不放手,否则就没有我们后来幸福的时光。


再后来的追妻之路虽漫长却也乐在其中,终于我们正式在一起了,我依旧记得那天我因为你对kit的亲密举动而生着闷气,因为我真的怕啊,beam,怕你对kit旧情复燃,怕你觉得我厚脸皮的赖着你,束缚着你,怕哪一天我们又回到了酒肉朋友。那天晚上,当我看到身穿白色大褂的你蹲在我们系院的门口,白皙细长的手指在地面上一圈一圈的描画,望着你单薄的背影好像冲过去抱紧你,给予你温暖,但是我忍住了,悄悄走过去靠近你,你认真到没有发觉有人靠近, 当我走近看到你在地上描画的东西时,我微微愣了愣,才发觉,原来你的心里一直有我啊。这是你抬眼望了我一眼,赶紧将地上写的forth❤️beam抹去,娇嗔的说:“你走路怎么没声啊” 我微微笑了笑,看着你耳朵上的红晕悄悄抚摸着那颗耳痣,也不拆穿你内心的秘密,因为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揽着你说:“老婆,我们回家吧” 虽然嘴上你是拒绝我叫你老婆,但你的手却轻轻的拽着我的衣角。在会宿舍的路上,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你问我为什么喜欢你,我说因为老婆魅力大迷倒了我,心里却默默的说你第一次醉酒可爱的样子迷倒了我,当然这话我是不能对你说的,你说我没正经,我说只对你。这是真的。走到半路,你望着我们俩被灯光拖长的影子突然停下,抬头与我对视,对我说着这辈子都要记在心里的话,你说:“forth呐,你苦苦追求我这么久,而我却一直都没有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你一直对我说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好好的照顾我,跟我一起走过余生,但是我好怕你突然的消失,你也会抛弃我就像其他人一样。”听到这里,我才感受到beam的不安,“但是,forth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所以那一夜才会发生,我相信你所以我一直的在无理取闹,我相信你所以我把我自己托付给你,我,beam,把余生也托付给你”说罢便牵起我的手,踮起脚,轻轻的在我唇上留下了属于他的烙印。遂即我空出的手爬上了他的腰肢,将他拉进了我的跟前,加深了这个烙印。就这样在星空的注视下,我们仿佛完成了仪式一般,一吻结束,我牵起他的手放到我的心口上,说:”这颗心永远属于你,也只为你跳动。”他眼中的泪水不停打着转却迟迟不肯掉下来,他眼中的群星却显得更璀璨。就这样我们确立了关系,十指紧扣缓缓的走完剩下回宿舍的路,漫长却又短暂。


在那之后的两年里,我们开始因为快要毕业而渐渐聚少离多,但我们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不安,因为我们彼此都记得那天在星空的见证下,我们对彼此的承诺。终于在毕业那天,我下定决心向你求婚,那天我对你说:“beam,我们现在虽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像以前一般腻在一起,但我想给beam一个专属于我们自己的港湾,这样即使你累了,也可以停下前进的脚步,在那个港湾里歇脚。也许我没有办法给你过上奢华的生活,但我愿用余生将你呵护到离不开我。虽然没有办法让所有人都认同我们的这个决定,但我愿替你去撑起一片没有流言蜚语的世界。所以,beam,“我向他缓缓单膝下跪,紧握住那只我这一生都不愿再松开的手,对他说:”你愿意将你的余生彻底托付给眼前这个不是很完美的人吗?“对上beam微微发红的眼眶,看着他头轻轻点下,听着他坚定的说”我愿意“时,我觉得此生大概也只有他能惊扰我的世界。


结婚后,所有人都在说beam是有多幸运才能有我,而只有我知道真正的幸运儿是我,大概是上一世的我做功德感动上苍了吧,让我这辈子遇见了你,拥有了你。若我遇见的不是beam,也许我这辈子也不会为了谁而去戒烟,戒酒。也不会在吵架时先低头求原谅,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是你啊。


你喜欢小孩,说以后要领养一个男孩,叫他blof。我问为什么叫blof,你眨着那双眼中有星星闪烁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忽上忽下的扑朔着,说:“因为beam love forth呀。”可是终究没有等到我们一起去孤儿院领养的那一天,你便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我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这一切竟发生的如此之快。你知道吗,当我亲眼看着站在马路对面的,脸上挂着笑容你,只在刹那间便被闯红灯的卡车撞飞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是真的被撕烂了。我冲到你的面前,眼睁睁看着血不停的从你口中吐出,深深的嵌入了地面,而我却无能为力。多希望我也是学医的,多希望是我替你倒在这血泊之中。而时间却没有办法倒退,我忘记了后来我是怎么从医院中走回家的,依稀还记得kit和pha在急诊室门口哭泣,我一直当作你的灵魂去飘荡,环游世界,总有一天你会回来的,只要我一直守在你身边,可是当那冰冷的机器发出最后的鸣笛,和你一样穿着白大褂子的医生为你盖上了白布时,我跪下了,跪下求着那些医生不要把你带进那没有人陪伴的房间,跪下请求上苍能将你的灵魂带回来,跪下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梦醒后,你能依旧钻进我怀里说再也不让我上床了。终于你离开了,火葬的那天我并没有去,因为我怕我会忍不住冲进火里抱紧你让你不要忍受这非人的折磨,我也不愿看见你光滑白皙的皮肤上留下火烧的印记。


kit和pha在火葬结束之后,捧着你的骨灰回来,说beam大概还是想让你碰碰他的,虽然他是口嫌体质。那天我捧着你的骨灰盒,旁边放着我许久未碰的酒,仿佛我们回到了那个当初让我们相识的酒吧,我对着你说了许多话,从我们的相遇到相识再到最后的相爱,这个夜晚充斥着我们的回忆。酒一杯杯的下肚,虽说我是千杯不醉,但却终究醉在了这回忆里。我仿佛又听见你说你想养个起名为blof的胖小子。blof,blof,blof,这名字是在我醉倒前最后的记忆。

第二天,我扶着快要炸裂的头,手习惯性的去寻找你为我做的醒酒汤,却想起你已走了。我颤颤巍巍的撑起自己的身体,顺着桌边走到了厨房,去找水喝。仅仅一瞥,你的骨灰盒又映入眼帘,原来无论你在哪儿,以何种方式存在,我总能一眼见到你啊。我扶着额头努力回想昨天的场景,blof的名字便跳入我的脑海中,是啊,blof,我们未来的孩子。想到这儿我便立马出门直奔孤儿院。孤儿院的小孩子真的很治愈,但唯有一个却是我真心想带回家的,为什么?因为那个小孩像及了beam。那个小孩坐在秋千上,腿因为太短而够不到地便在上面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我用余光能瞧见他时不时的望向我这边,当我看过去时,便将脸转过去,嘴里哼着歌。我悄悄走过去,站在他身后,轻轻的推着他是秋千渐渐能荡起来,对他说:“你为什么要一直看着叔叔呢?” 小孩像是做坏事被抓一般头低了下去,眼睛死盯着自己的鞋,耳根也慢慢变红,但嘴上却一直说:“才没有看呢。” 真的是个很可爱的小孩子啊,我蹲下来望着小孩的眼睛说,“那叔叔喜欢你,想把你带回去可好?”小孩的瞳孔逐渐扩大,眼中也渐渐出现了光芒,点点头,从秋千上跳下来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等所有手续都办好后,我对小孩说,“blof,”小孩迷茫的看着我,我解释道“喜欢blof这个名字吗?以后叔叔叫你blof怎么样?以后blof叫叔叔forth爸爸可好?” 小孩似乎很喜欢blof这个名字,在去停车场的路上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这个名字。在开车回家的路上,blof问我为什么要叫blof和forth爸爸,不能只叫爸爸吗?我缓缓开口说因为blof是指beam love forth, 而且blof有两个爸爸所以要交叔叔为forth爸爸,另一个为beam爹地。 “那beam爹地在哪里呢?”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却又不得不回答,“beam爹地去了很远的地方,暂时是没有办法回来的,只有等花儿不再绽放,大海的水全部干涸,群星不再闪烁时才能回来。”  “那不是要好久吗?”blof撇撇嘴说。“是啊,好久呢,所以blof要跟forth爸爸一起守着beam爹地回来。”blof重重的点着头,小手握了握我没抓着方向盘 的手,坚定的说,“blof会的。“


其实beam在回答blof的那段话中我并没有说出口但却在心里默默的添了一句 “当forth的心不再跳动时,我们便能再次相遇。”


多远才算近在咫尺

多远才算近在咫尺
好久都没有写过字,也是第一次写文,严重文渣,心理承受能力小,轻喷呐!谢谢🙏
四哥暗恋四嫂,用喜欢Yo为借口,四嫂暗恋Kit
如有雷同,只能🤝🤝🤝
#ooc
Forth&Beam

Forth 喜欢 Yo 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从只有Ming学弟知道到狂野三人帮知道只需几分钟。不过这样的大肆宣扬却正和了Forth的内心。他就是想通过喜欢Yo这个绯闻去关注他真正暗恋的对象。这件事在他心底一直是个秘密,因为他知道他所暗恋的人也在暗恋着另一个人……

也许你又要问起为何要说喜欢Yo而不是喜欢其他人呢?其实原因也简单,Yo的好朋友Ming正在疯狂的追求着狂野医生帮中的Kit,而他暗恋的Beam喜欢的正是Kit,所以说从N'Yo下手最方便。

起初Forth从Ming那里知道Beam暗恋Kit时着实吓了一跳,他深知Beam是个花花公子,爱泡吧,喜欢勾搭美女,但却没想过Beam的心竟有所属,而且还是Beam的好朋友Kit。Forth知道虽然Beam被Kit拒绝后表面上依旧无所谓的样子,但他内心一定很煎熬,因此便以为了多关注Yo的缘由一直在Beam的左右。
起初Beam觉得Forth太碍事便拒绝Forth跟着他,可Forth死皮赖脸的磨着他,便也不说什么了。

这天,是Beam在被Kit拒绝后第一次独自来买醉(之前都是有Forth陪着他)。Beam 想着这回终于可以好好的买一次醉将最近发生的一切全部忘记,想着想着变又拿起手边的酒灌了下去。其实Beam自己也知道Ming出现的那一刻Kit便已坠入爱河,只是他一直不愿相信也不敢去想,觉得哪怕有一丝希望也好……此时在吧台的Beam越想越乱,那烈酒就如同白水一般一杯一杯往嘴里灌。终于烂醉如泥的摊在了吧台上,红晕在白皙的脸蛋上显得格外动人,被眼泪浸湿的睫毛轻微抖动着,嘴里还喃喃着些什么,偶尔能听到Kit的名字。这场景任谁看了都按耐不住自己浮躁的内心。Lam看到这样的Beam立马打电话给好友Forth。Forth以最快的速度骑着摩托过来,毫不顾忌自己的安全,他脑中只有醉酒的Beam。他自责,要不是今天学院有事要他留下帮忙也不至于一不留神Beam去酒吧买醉。明明只有几分钟的车程,Forth却觉得格外的漫长。

Forth赶到时一眼便看见依偎在吧台旁的Beam。Forth走过去揽了揽Beam,Beam才抬了抬头,此时Forth 才看清Beam眼中的泪水,心里被狠狠的揪住……原来外表有多坚强,内心就有多脆弱啊……他怀中的Beam冲他微微一笑,说:“ 嗷,你怎么来了,没有和N'Ming在一起快活呐,哈哈。” 原以为Beam认出自己的Forth内心激动了一下,却发现Beam把自己认成了Kit。Beam的手这时摸上他的脸颊,“Kit呐,你怎么突然瘦了,连好看的酒窝都没了呢,是不是Ming对你不好呐?” “咦?你怎么变得这么高呀,是不是又穿增高垫啦,哈哈哈哈,Kit真可爱,不用你增高,Beam可以为了你变矮呐……” Forth就任由着Beam在他怀里说着别的男人,时而摸着Beam的头发,时而拍抚着Beam安慰他。就这样酒吧里一个喋喋不休的说着Kit,一个默默的安抚着Beam。

等到Beam说累了,Forth温柔的抱起Beam,慢慢的走出了酒吧。酒吧外的微风轻轻吹着,怀中的Beam似乎很爱这微风,嘴里有一下没一下的哼着。本来Forth骑着摩托过来,看这情景也骑不了便放弃这念头往自己的宿舍走。Forth低头看着往自己怀里蹭的Beam,心想:虽然你现在依旧选择遍体凌伤的爱着Kit,但没关系,你还有我守护着,这样就足够了……

ps. 看了那么多大大写FB,真心喜欢,所以才试着写。觉得各位大大好不容易呐,谢谢各位大大们供文🙏🙏🙏